逼婚成寵第3章 第3章

-

嘿!

冇想到姐姐教他的這些,還真的行。

幾行指令代碼植入之後,他還真就黑進了酒店的監控係統。

“哇哦~”

寧缺來了精神。

把酒店及其周邊的監控係統全都黑了一遍,將可能拍到他們的監控內容都替換了。

等到他這邊兒結束,天色已然大亮。

看到洗漱完畢的南若初過來,他立刻炫耀:

“姐,搞定了。酒店及其周邊全部的監控,我都替換掉了!”

南若初估算了一下時間:

“四個小時?”

寧缺點頭:“嗯,正好四個小時。怎麼樣?我是不是很厲害?”

南若初默了兩秒,歎了口氣:

“到了外麵,彆說你是我教的!丟不起那人!”

寧缺大受打擊:

“那你說,多久纔算不給你丟人!”

大不了他接著練唄!

“半小時以內吧。”

“你說多久?”

寧缺瞪大了眼睛,半小時,光是這些監控他都調不完!

“姐,你是故意在激勵我是吧?其實不用,我知道我現在水平還不怎麼樣,我會努力……”

“如果我的眼睛能看見,我可以在二十分鐘內搞定!”

“啥?”

寧缺再次被打擊了。

他當然知道南若初是個天才。

但她的才華不是在醫學方麵嗎?

銀針探穴,治病救人纔是她的拿手好戲吧?

“你為什麼不編組?同一路段的歸為一組,根據我們車輛經過的區域,利用N 1常數賦值,最多隻需要看三到五個視頻內容,就可以完成全部內容覆蓋。”

“第二種方法,編輯一個跟蹤程式,將車輛所經時間段內所有監控資訊,自動用曆史數據覆蓋……”

寧缺承認自己這次是真的被打擊到了。

這是學霸對學渣的輾壓,以前在學校時,他是那個輾壓者,但這一週內,他成了被輾壓的那個!

而且還是往死裡輾!

“姐,你真的打擊到我了!”

寧缺有氣無力的耷拉著眉眼。

“難道不是因為你自己先飄起來的?四個小時都敢飄了,你很能啊少年!”

寧缺:“……”

明明還是那張美得毫無天理的臉,這一刻,卻突然沾染上了人間煙火,整個人都生動了起來。

一年多了,寧缺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鮮活的南若初。

廚房裡,寧濤已經做好了早餐。

現磨豆漿,加上蓬鬆的油條和簡單的小菜,家常又溫馨。

“快來吃飯,馬上該上班了。”

“來了。”

寧缺應了一聲,拉住了南若初的手,帶著她往廚房走。

在這一家三口用早餐的時候,酒店裡的穆北深清醒了。

伸手摸過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意外的挑了挑眉。

被失眠症折磨的他,已經很久冇有體會過這種神清氣爽的感覺了。

很快,腦海裡湧入昨晚的記憶。

他也跟著明白過來,這種神清氣爽,應該是那個陌生的女孩兒帶給他的。

那麼,她的目的呢?

想懷上他的孩子,從而借子上位?

還是說,她隻是什麼人想要安插在他身邊兒的一顆釘子?

嗬!

彎起的嘴角微微一冷。

側目睨向身側。

結果,床的另一側竟空空如也。

潔白的枕頭上,端端正正的放了一隻狐狸麵具!

鮮豔的色彩,魅惑的線條,迅速把昨晚不怎麼愉快的部分記憶給喚醒了。

原本的輕鬆適意,一秒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的羞恥和憤怒!

羞恥的是,他剛纔竟然還回味了一下昨晚的感覺。

憤怒的是,他昨晚根本冇有想過要看一眼對方的臉。

因為他壓根兒不覺得一個女人跑來誘他這一下,隻是為了跟他睡一覺!

他還等著女人自揭身份提要求呢。

結果,對方竟然跑了!!

狐狸麵具,分明就是特意被對方留下來提醒他的道具。

“該死!”

他的拳頭重重的捶到了枕頭上,狐狸麵具被彈到地上,摔出一個小小的缺口。

床頭手機狂響,是唐文軒打來的:

“深哥,你昨晚到底把人怎麼樣了?你們家老太太把電話都打我這兒了。”

穆北深挑眉:

“昨晚的事情,你知道?”

唐文軒得意洋洋:“知道一點點吧!不算特彆清楚!哈哈……”

知道就好!

穆北深的嘴角一勾,聲音沉沉:

“那個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