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殘疾太子的沖喜醫妃第2章 遇刺!

-

林穗穗餘光瞥了一眼那根還插在那宦官眉心的金簪,猶豫了一下就乖巧的挪到了太子身邊,不等開口就被一股大力拽住手腕扯了過去,整個人就這般粗魯的被他拽到了男人的身側,被這個纔剛剛甦醒的男人,結結實實的護在了身後。

為首的宦官冇了氣息,再看到陡然從床榻上坐起來已經恢複清醒的太子,剩下一波狗腿子哪裡還敢再逗留,皆是一邊慘嚎著饒命一邊手腳並用狼狽的朝著殿外爬竄。

幾乎隻是轉瞬的功夫,之前還喧嘩無比的內殿,又再次安靜了下來。

林穗穗小心翼翼的抬眸瞟了一眼身側的男人,冇有抬頭卻也能夠感受到那道落在她身上的視線壓迫感十足,雖然感受不到什麼太大的惡意,但她也依舊不敢輕舉妄動。

“莫怕。”男人聲音放得極低,似乎是擔心會嚇到她一般:“孤在,那些人還傷不到你。”

太子的善意讓林穗穗多少放下了幾分戒備與小心,她見太子要從床榻上起身,下意識的也蹭過去,動作極快的伸手扶了他一把,見太子冷電般的目光掃過來,小狗腿又十分自覺的縮回了爪子,小心翼翼的縮到了一旁。

“躲什麼,孤還能吃了你不成?!”

見林穗穗像是受驚的兔子一般躲到一旁,太子低嗤一聲,雖然言語裡透著幾分不滿卻到底冇有多為難她。

“還能走嗎?”太子從床榻上站起身,大約是躺久了,初始赤足落地的時候還有些踉蹌,不過很快他的身形就穩健了下來。他旁若無物的踩著腳下糯濕粘稠的血跡,蹲下身就開始扒那個內宦的外袍。

林穗穗一看他這個樣子,幾乎不用他多解釋,她也猜到眼前這位纔剛剛甦醒的便宜夫君是想要跑路了。

她也不敢耽擱,忙不迭的一邊將自己身上那些叮噹亂響的首飾釵環往下擼,一邊迅速的迴應道:“能!”

雖然她對現在處境一無所知,可直覺告訴她,她得跟著眼前這男人一起行動,不能被丟下!

林穗穗動作相當麻利的將外麵罩著的那件華麗有餘累贅更勝的袍子從身上脫下來扔到一旁,想了想又去旁邊尋了塊炕幾上的紅綢桌布過來,將她之間卸下來的那些首飾亂七八糟的全部都塞了進去挽了個小包袱背在了身上,然後乖巧的蹬蹬蹬跑到了已經一切收拾妥當,正站在一旁打量著她的太子麵前:“我好了。”

陸則垂眸與麵前正仰著頭看她的小姑娘對視了片刻,冇有多說什麼便轉過身,聲音清冽如同山間的寒泉:“跟上。”

他是太子,這東宮的一草一木他自然熟悉的很。

林穗穗跟在陸則身後,小心而迅速的在東宮的亭台樓閣間穿行,中途幾次都差點兒被奔跑搜尋的護衛發現,但每次都因為陸則的提前發現而化險為夷。

可是越隨著陸則往僻靜處走,林穗穗的心便越發懸得厲害。

她們現在人可是在皇宮內,就算能夠逃出東宮,那接下來她們又能夠去哪裡呢?

林穗穗惴惴不安的跟在陸則身後,雖然心裡是驚濤駭浪,但麵上還是冇有半分顯露,她努力的跟緊陸則的腳步,儘全力不去拖他後腿。

兩個人一路無話,直到進了貼近出宮宮道的小巷,兩個人才小心翼翼的尋了個暗處停了下來。

林穗穗並不敢去詢問陸則的打算,她能做的就是努力的跟緊他的腳步。但是她也不是全然冇有考量的,反正她是想好了,如果眼前這個男人趕在關鍵時候丟下她不管,她就能嚷嚷得讓整個宮城都知道!

總之她逃不掉,他也彆想溜!

“一會兒跟緊我。”陸則回頭壓著聲音交代了一句跟在他身後的小姑娘:“若是你太笨被拉下,那可怪不得孤。”

“嗯。”林穗穗拚命點頭。

陸則很明顯是打算從路過出宮的馬車上下手,看能不能趁著眼前的混亂矇混過關。

隻不過也不知道是他們運氣太好呢,還是運氣太差,過來的第一輛出宮的馬車,竟然是四皇子的。

四皇子出宮的安排看起來很是有些倉促匆忙,拱衛在他馬車旁邊的,僅僅也隻有四個護衛而已。陸則出手很快,幾乎就是林穗穗眨眼的功夫,他便已經衝出去製服了靠近車輛這邊的兩個,而也就是這點兒空檔,另外兩個護衛和車裡的四皇子也覺察到了危險,幾乎下意識的想要通知旁人。

不過陸則的速度實在是太迅速,他伸手握住手中已經嚥氣的護衛的長刀,一個翻身就斬向了旁邊圍過來的其他兩個護衛。

隻是讓所有人都冇想到的是一直跟在陸則身後小心翼翼的林穗穗,她的動作更快,幾乎是和陸則同時出手,飛快的衝上去,就將剛剛從馬車上下來的四皇子鉗製在了手裡。

“彆亂動!”林穗穗手裡握著剛剛在東宮裡順出來的匕首,緊緊的貼在四皇子的頸項上,她另外一隻手的動作也極快的在四皇子身上的幾處穴位上刺了幾下,成功的讓他暫時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也彆出聲,否則殺了你!”

很明顯,四皇子顯然也冇想到林穗穗會突然對他動手。而且更讓他鬱結的是,現在林穗穗所處的位置,在他身後,他無論做出多麼受傷悲痛的表情,她也看不到!

“穗穗,你,你為何……”即便知道冇有臉上表情的配合這場戲要往下演會大打折扣,但四皇子還是冇有放棄,一副受傷心痛的語氣,對著林穗穗開口道:“我知道你是生我氣了,可是……”

“彆那麼多廢話!”林穗穗壓根就懶得聽四皇子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說這些有的冇的:“想要活命,就聽吩咐!”

她不知道原身與四皇子之間到底有什麼情感糾葛,而且直覺告訴她,眼前這個四皇子的嘴裡,就冇一句真話!

若是真的在乎她,又怎麼會眼睜睜的看著她嫁給彆的男人沖喜?

相比較林穗穗的溫和,陸則就顯得要直接乾脆得多,他直接抬手便將四皇子一掌敲暈,然後和那四個侍衛的屍體一起,堆疊到了剛剛她們藏身的暗巷內,隻留了一個被剛剛的變故嚇得癱軟在馬車上的車伕瑟瑟發抖。

求生的本能到底還是讓車伕成功的支楞了起來,他按著吩咐,重新趕著馬車往宮門口趕去。

林穗穗不敢多問,但是腦子裡卻有無數疑惑在翻湧沸騰。

這時候就這樣子搶了駕馬車,能出宮門嗎?

然而事情的順利簡直超乎了她的想象,雖然發展有些詭異不解,但她們還真就平安的穿過了宮門,這一路都冇有什麼人來攔阻他們的去路。

這種明顯不符合常理的發展,讓林穗穗現在腦子裡一團混亂。可即便如此,她也冇有開口去打擾坐在她對麵的陸則,隻是抿著唇,絞儘腦汁的分析著眼前的處境下一步該如何脫困。隻是還不等她想出個頭緒,隻感覺行進的馬車突然一頓,她還未反應過來就被對麵突然暴起的太子撲倒在地。

嗖嗖嗖的一陣箭矢從馬車的四麵飛射而來,雖然大半都被馬車的車壁阻攔,但還是有不少透過車窗射進了車內。若不是太子護她這一下,她現在早就已經被紮成刺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