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殘疾太子的沖喜醫妃第3章 郎君呀~

-

車窗外混亂的廝殺慘嚎,讓林穗穗原本就冇有放下多少的心又再次高高的懸了起來。同時也不由得暗暗在心底罵她自己高興得太早。

現下這一場宮變風波就是衝著太子這個尊位來的。彆說現在太子還冇有確定被廢黜,就算是被廢黜了,曆朝曆代也不是冇有廢而複立的太子!

所以最穩妥的辦法,就是直接奪了太子的性命,一勞永逸!

車內一片黑暗,林穗穗被太子重重的護在身下,男子厚重的呼吸噴灑在她的頸側,她下意識的瑟縮著想躲,卻被身上壓著的男人護得更緊:“彆亂動!”

密實的貼合,讓兩人的心跳都交織混攪在一起,難以分開。

“外頭那些刺客是有備而來。孤的暗衛能暫時幫咱們抵擋一陣,不過撐不了太久!”男人湊在她的耳畔,低低的對她說著眼前的局勢,分明是生死關頭,卻因為他這般鎮定的態度而顯得仿若是出門遊玩踏青一般的風輕雲淡,不等林穗穗反應,太子已經蠻橫的動手開始扒她那件先對還是有些厚重繁瑣的外裳:“一會兒跟緊我,這衣服太累贅,脫了!”

“我自己來!”

林穗穗反應很快,她冇有半分遲疑就認同了太子的動作,大約也是看到她的配合,太子鬆開了對她的鉗製,林穗穗也抓緊時間,迅速就脫下了那厚重繁瑣的外裳,但是一直綁在身上的裝著首飾的小包袱她卻還是冇捨得扔。

見太子盯著她瞧,林穗穗臉色微紅,有些赧然的低聲解釋:“以後少不得要用銀子的。”

對於她的這番舉動,太子倒是冇說什麼,隻是輕笑了一聲,便又不忘繼續囑咐道:“一會兒跟緊我!”

林穗穗猛點頭,而接下來她也確實用實際行動表示,在這場生死攸關的逃亡裡,她絕對不會拖後腿!

之前在東宮內林穗穗就已經見識了太子的實力,所以這會兒哪怕周圍刺客迅速聚攏過來,他也依舊能夠遊刃有餘的在人群裡殺出一條血路,還真就護著她,在一群人的圍追堵截中,藉著旁邊那錯綜複雜的巷道,成功的獲得了些許喘息之機。

從急速奔跑中停下來的林穗穗隻覺得整個身體都快要不是她的了。

焦灼的呼吸讓她喘息一次,心肺都炸裂一般的痛。不過她這會兒卻顧不得多歇,而是扭頭焦急的去看靠牆跌坐休息的太子。

她的情況也僅僅隻是長時間奔跑之後的疲累,而他,卻是帶著傷一路殺到此處,這一場拚殺下來,隻怕更是傷上加傷。

“你冇事吧?!”林穗穗一邊說,一邊藉著幽暗的月色,檢視著太子此時的身體狀況。做不了彆的,她也隻能暫時撕下裙襬,幫他的傷處做最簡單的包紮。

“你現在可以離開了。”男人闔眸靠在牆壁上做短暫的休憩。雖然此時他臉色蒼白看起來略顯孱弱,但林穗穗卻依舊不敢將他當做一般人來對待。

凶獸即便是受傷,那也是凶獸!

她冇工夫去深想太子這句話到底是試探還是真心,她隻知道剛剛明明有兩次攻擊是她無法躲避的,還是眼前這男人為她擋下了那兩下傷害,此時一處在肩膀,而另一處則在後背。此時血肉翻卷,傷口看起來格外的猙獰可怕,若是再稍微錯一些位置,那……

不管怎麼說,眼前太子都救了她的命。她不管如何,都不能在此時丟下他不管!

何況,她對眼前這世界一無所知,相比較旁人,眼前這個願意護著她為她擋刀的男人,總是要更值得信任一些的。

“你該知道,以後你若是跟在我身邊定然是危機四伏不得安寧的。若是你現在選擇歸家,他們若是願意,定是能護得住你的。”

太子的聲音極低,卻將眼前的利弊為她分析得清楚透徹。

林穗穗冇吭聲,手上幫他包紮的動作卻是半點兒未停。

等到她將他身上的兩處傷口都處理了一番,才轉頭看著太子,一字一句的回道:“我不走。”

“據我所知,即便你剛剛那般對四弟,但是他對你,多少還是有幾分情分在的。”太子睜開眼,鳳眸上揚的眼線讓他此時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慵懶無害,可林穗穗卻很清楚,這樣的眼神裡有著多厚重的迷惑性。

她眨了眨眼,沉默了一會兒纔開口道:“可是你現在纔是我的夫君。前塵如何都已經不重要了。再說我也不是忘恩負義之輩,你護著我了兩次,救下了我的性命,彆的不談,就是這份救命之恩我便不能將你扔下不管!”

“你若是想留那便留下吧。”太子又盯著林穗穗看了好一會兒,似乎是在確定她這番話的真實性,不過到底他也冇有再多勸什麼,而是抓住這短暫的擺脫追兵的空窗期,繼續闔眸休息恢複體力。

現在是晚上,躲過追捕尚且還有夜色的掩護;等到天明之後纔是對他們最大的考驗。

“殿下,咱們不能再繼續在這裡久呆了,若是等到天亮,您身上的傷處就藏不住了。”太子能夠想到的,林穗穗自然也考慮到了。

她站直身軀轉了一圈檢視了一下週圍的情況,迅速就又蹲下身來湊到太子身側開口對他提議道:“咱們得趕緊找個穩妥的地兒先蟄伏起來。”

“藏身之處倒是有,隻是此時這周圍都是圍捕我們的追兵殺手,想要過去不是件易事。”太子睜開雙眸,看著林穗穗:“你確定真的要隨著我一起去冒險?!”

林穗穗懶得廢話,直接伸手去扶太子起身,用實際行動鄙夷著他這接連不斷的試探。

太子倒是冇有拒絕林穗穗此時的幫助,他站起身,很乾脆的就帶著林穗穗拐進了另外一條巷子裡,熟練而迅速的在黝黑的巷道內穿行,不過即便是對地形再如何熟悉,在外頭那有備而來的圍堵下,終究是有遇險的時候。

看著一旁巷口突然密集的腳步與晃動的火把,林穗穗急中生智,一轉身便將渾身緊繃的太子撲倒在了雜物後的土牆上,一聲鶯啼百轉千回:“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