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趙國二世祖第15章 哪來的回哪去!

-

《穿成趙國二世祖》

小說介紹

《穿成趙國二世祖》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趙錚容妃,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回去的路上,趙錚一直在糾結,拿不定主意。看來,得實地考察考察。最起碼得先看看這兩位大小姐長得怎麼樣吧?皇帝老爹這份大禮可一點也不輕,他也必須抓住這次機會。而趙錚不知道的是,他和趙明輝的談話內容,經過有心

《穿成趙國二世祖》

第15章

免費試讀

回去的路上,趙錚一直在糾結,拿不定主意。

看來,得實地考察考察。

最起碼得先看看這兩位大小姐長得怎麼樣吧?

皇帝老爹這份大禮可一點也不輕,他也必須抓住這次機會。

而趙錚不知道的是,他和趙明輝的談話內容,經過有心人的特意散佈。

不過半個時辰,便已經人儘皆知。

“你說什麼?陛下居然親自為趙錚那個廢物做媒?憑什麼?”

昭和宮,得到訊息的皇後唐瀾,瞬間坐不住了。

今日趙錚翻案成功,她的寶貝兒子又得麵壁思過,已經把她氣得七竅生煙。

冇想到,此刻陛下又要把安國公之女,或者右相之女許配給趙錚?

簡直豈有此理。

“陛下怎的如此偏心,趙錚那廢物如何與嵩兒比?”

唐瀾越想越氣不過:“備轎,去禦書房。”

可剛站起身,眉頭忽的一皺:“不,去鎮國公府……”

右相府!

右相楚文清處理完公事,並冇有就寢,反而坐在太師椅上,眉頭久皺不疏。

陛下,居然想將自己的愛女許配給大皇子?

而且,還是和安國公的長女二選一?

要知道,僅僅三天前,大皇子才被送入天牢,成為死囚。

這纔剛剛翻案,就如此急著想為大皇子尋覓親事?

作為右相,身居高位,大權在握,將女兒許配給大皇子,也算門當戶對。

不過,在這個時間節點,就顯得比較微妙了。

“此訊息顯然被刻意傳出,皇後和唐極隻怕坐不住了吧?”

略微思索一番,楚文清忽的淡然一笑,起身的同時,眼中光芒閃爍。

“來福,掌燈!今夜本大人要與安國公徹夜長談。”

今夜,註定有不少人要睡不著覺。

而免除了殺身之禍的趙錚,卻終於睡了一個好覺。

第二日清晨,上一世的習慣讓趙錚早早起床。

洗刷完畢,又和母妃請了安,冒著漫天飛雪,溜出了寢宮。

“殿下,春玲的訊息已經打探到了,隻不過……”

看到趙錚,雷開皺著眉頭,似有難言之隱。

“隻不過什麼?莫非春玲出事了?”

趙錚心頭一急,語氣也急切了幾分。

春玲,不但是他的貼身丫鬟,更是他的半個救命恩人。

若不是春玲告訴他下雪了,又在皇城大力宣傳《竇娥冤》的故事。

趙錚能不能發還重審,還未可知。

昨日退堂後,趙錚便請雷開幫忙打探春玲的訊息,想將她接回皇宮,莫非,還是晚了一步?

“那倒冇有……”

雷開搖搖頭,表情古怪:“三日前,為了完成殿下的任務,春玲不但典當了您的玉佩,還把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變賣了,在皇城極力推廣《竇娥冤》。”

“根據情報,春玲早已身無分文,流離失所,甚至連回老家的能力都冇有,走投無路之下,被人買去當了丫鬟……”

這樣啊!

趙錚心裡感動,同時鬆了口氣:“這好辦,去贖回來不就行了?”

“這,殿下不知,買走春玲的,是鎮……”

“無妨,管他是誰,總不可能不給我麵子吧?大不了多給些銀子就好。”

趙錚不敢耽擱,打斷的同時,拉著雷開便往外走。

“這,好吧!”

雷開無奈,隻能緊隨其後。

二人輕裝簡行,一路出了皇宮。

不得不說,大盛皇城的繁華,大大超出了趙錚的意料。

用幾個詞來概括,車水馬龍,鐘鳴鼎食。

街道上人來人往,熱鬨非凡,淳樸的煙火氣息,給趙錚一種親切的感覺。

唯一奇怪的是,雷開並冇有帶他去找那些地主財閥。

反而左彎右拐,來到了皇城東邊的翠明湖旁。

翠明湖,是大盛皇城人儘皆知的景點。

湖麵不大,卻波光粼粼,水光瀲灩,似乎和漫天的風雪連為一體,海天一線。

湖水兩岸,綠柳垂絛,舞風弄水。

湖麵上大大小小畫舫不下十數,再配上這漫天的風雪,還真是人間一大奇景。

哪怕上一世趙錚遊覽過不少名山大川,此刻也驚豔不已。

不過……

“不是要去贖回春玲嗎?你帶我來這裡乾什麼?”

趙錚哭笑不得,這種時候,他如何有心情看風景?

“殿下彆急。”

雷開搖搖頭,伸手指向湖心最大,也是最豪華畫舫。

“殿下有所不知,六月飛雪本就難得,翠明湖如此奇景也不容錯過,陸大學士之子陸文川便廣邀皇城才子佳人,今日到此以文會友,賞景吟詩作樂。”

“而當初買走春玲的人,就在那艘畫舫中,而且,對方身份不低,即便您親自出麵,也未必會給麵子。”

趙錚一聽,這才恍然,同時心裡好奇。

連自己的麵子都未必會給?總不會是趙嵩那貨吧?

見雷開冇有說明,趙錚也冇多問,租了一艘小船,直往最中心的畫舫而去。

“兩位,畫舫已滿,恕不招待外客。”

剛靠近畫舫,不等雷開擺手致意,卻見畫舫邊緣立著一個青年,模樣斯文,像是個書生。

隻是看了趙錚和雷開一眼,便直接冷眼拒絕。

畫舫已滿?

趙錚眉頭一皺,往裡麵看了一眼。

雖有數十人,可比起能容納上百人的畫舫,分明還有不少位置纔對。

正要詢問,卻見又一葉扁舟,緩緩來到眼前。

“以文會友,大盛文人倒是有閒情逸緻!”

桀驁中帶點輕佻的聲音響起,幾人下意識回頭。

卻見扁舟上站著兩個男子。

年紀大一些的三十上下,留著山羊鬍,微眯著眼,沉穩乾練。

而剛剛說話的,是一個和趙錚差不多大的青年。

穿著明顯不是大盛服飾的黑色束身長袍,搖著一把摺扇。

微抬著下巴,眉宇間透著一股傲氣。

“都說大盛多文人,今日鄙人倒想看看,是不是名副其實?”

青年說著夾生的文字,口音含糊,不似本地人。

他摺扇一收,直接饒過趙錚,就要踏上畫舫。

畫舫上的書生眉頭一皺,上前一步將其攔下。

“不是說了嗎?上麵席位已滿,哪來的回哪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