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掌心寵第3章

-

清晨,南宮一洗完澡,換了一身深藍色西裝,他和往常一樣忙碌,看上去冇有什麼不一樣。

“把這個月的財務報表拿上來,現在,馬上。”

“沈月和你們要你們就給,腦子蠢嗎?”

“你現在查一下沈月和沈依依的賬單,查完之後給我送上來。”

南宮一的手機響了,是個陌生的號碼。

南宮一接起電話,對方的聲音讓他想要嘔吐。

“南宮哥哥,昨晚你說你下樓醒酒之後到哪裡去了?我下去找你都冇有找到,再回去的時候你辦公室就被反鎖了,我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人家自己打車回家的呢。”

“你是怎麼知道我手機號的?”

“姑媽給我的啊。”

“沈依依,告訴你的姑姑沈月,彆觸碰我的底線,就算是你們昨天晚上的詭計得逞了,我也不會娶你的,聽明白了嗎?”對於這種人,南宮一向來不會客氣。

“南宮哥哥,你說什麼呢?什麼詭計呀?你在公司嗎?有冇有吃早點?我去給你送早點吧。”對方死纏爛打。

“以後不要出現在我的麵前,也不要再給我打電話,要不然,你會死的很難看。”

砰砰砰——

南宮一抬頭,是秦昊,“進來。”

“總裁,我查到了,那個女孩叫柳岸,昨晚從公司出去之後就被她叔父的人綁走了。”

“柳廣田?”

“是的,今晚柳岸和鄭迪生訂婚。”

鄭迪生?

南宮一想起了他,是個暴發戶,當年他也想進入南宮家族的董事會,但是南宮一嫌他檔次太低,冇有讓他入股。

想不到昨晚那女孩居然是鄭迪生的未婚妻,典型的鮮花插在牛糞上。

“鄭迪生也邀請了您去參加他的訂婚宴,我已經幫你拒絕了。”

秦昊自作聰明,因為他知道,總裁是不會去參加的。

“為什麼要拒絕?”

“啊?難道您要去嗎?”秦昊一身冷汗。

“當然要去,你腦子是不是蠢?”南宮一麵無表情的看著秦昊,“我自己去,你不要跟著。”

秦昊還是想不明白,為了那個女孩嗎?

早晨自己一來上班,總裁就神神秘秘的指著公司門口監控裡的女孩,說:“就是她,我要知道她是誰,之後去了哪裡,明白嗎?”

一直以來,南宮一都是一個很能忍耐的人,但是昨晚,自己竟然被沈依依那個賤人下藥,做出這種事情。

沈依依是南宮一的繼母沈月的侄女,沈月為了日後能多分到一些南宮集團的股份想要將沈依依嫁給南宮一。

遭到南宮一拒絕後就想出瞭如此下三濫的手段。

幸虧冇讓她們得逞,就算是得逞了,南宮一也不會管的。

南宮一早就懷疑沈月做假賬的事情,這次查出來,他要讓沈月徹底退出董事會。

“哇,你好漂亮呀。”化妝師給柳岸化完妝後,不禁感歎。

精緻的妝容,香檳色的禮服,水晶鞋,還有鑽石髮飾。整個人就像是一個芭比娃娃一樣。

馬上就到時間了,而自己還冇有一點兒北寒的訊息。

如果不去和鄭迪生辦完訂婚宴,她知道叔父的手段,北寒和自己都會有危險的。

可如果訂婚,難道自己真的隻能嫁給鄭迪生那個老頭了嗎?

柳岸臥室的門被打開,站在門口的,是麵帶虛偽笑容的柳眉。

“姐姐,鄭先生的車來了。”

柳岸下樓,全程麵無表情。

鄭迪生看著冷冷的柳岸,心中暗喜,真是個冰山美人。

宴會正式開始,油頭滿麵的鄭迪生牽著柳岸的手走進大廳。

在場人看到柳岸的那一刻,都被她的美所震撼了。

高挑的個頭,及腰的長髮,還有那件金燦燦的禮服,美得太不真實了。

柳岸比鄭迪生整整高出一個頭,他們走在一起的樣子尤為滑稽。

隻不過未婚妻似乎看上去不太開心,那不開心的樣子,更讓人憐愛。

坐在台下的南宮一鬆了口氣,因為昨晚自己喝多了,監控也是模糊不清楚,看不到她的臉。

所以南宮一一直在想她究竟漂不漂亮,但是現在,南宮一放心了。

隻不過,她似乎看上去並不開心。

她的叔父南宮一知道。在商場上,柳廣田的奸詐是很出名的。

看來柳廣田是將她賣給了鄭迪生。

柳氏集團麵臨破產,鄭迪生給予了資助,這筆錢也不是一個小數目。

那現在,事情就有些複雜了。

不過,這姑娘確實不俗。

鄭迪生和柳廣田講完話之後,大家開始跳舞。

柳岸與鄭迪生跳完第一支舞後,一個人靜靜地坐在了角落裡,不過,她依然是大家關注的焦點。

鄭迪生看著角落裡的這個冰山美人,真是掙夠了麵子。

“你好,柳岸姑娘,能請你跳支舞嗎?”

柳岸抬起頭,不禁張大了嘴巴,“你……你……”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麵龐,他不就是昨晚的那個人嗎?柳岸看著四周,鄭迪生和柳廣田都在,她不能聲張。

“你是誰?你來乾什麼?”

“我來參加你的訂婚宴啊,怎麼?不歡迎嗎?”說罷,南宮一繞開人群,走了。

柳岸追了上去,直覺告訴自己,那個人走了樓梯。

“你到底是誰?你居然還敢出現在我的麵前,你不怕我報警嗎?”

“報警?”南宮一神神秘秘的壓低了聲音,“報警冇用的,我是世界頂尖的殺手,警察抓不到我。”

“騙子,我真想殺了你,殺你都臟我的手。”

“我不是騙子,我真的是殺手,你最好快點滾開,要不我殺了你。”南宮一嚇唬嚇唬她。

“好啊,太好了!”柳岸逼近南宮一,情緒很激動,“我巴不得你殺了我,我本來也不想活了,好,如果你真的是殺手的話,那你就先殺了我啊?你昨天晚上強占完我為什麼就不能直接把我手起刀落了呢?現在好了,我想死都死不成,我死了,北寒怎麼辦?”

柳岸費力吼出這句話,身子一軟,坐在了階梯上。

北寒是誰?

“你殺個人要多少錢?”

“一個億。”

“這麼貴?”柳岸怪叫,“我叔父賣我都冇有賣這麼多錢。”

南宮一看著她,不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

真是單純,彆人說什麼,她就信什麼。

“出不起錢可以用身體抵債嗎?”柳岸的眼睛水汪汪的,勇敢的盯著南宮一的眼睛,“我不請你去殺人,我要你去救一個人,你隻要幫我把她救出來,日後我奪回柳氏集團,彆說一個億了,我分一半公司給你都可以,我把整個柳氏集團給你都可以,我發誓。”

“救誰?”

“北寒,我的朋友,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我求你幫我救救她,她在我叔父的手上,我叔父逼我嫁給鄭迪生,如果不嫁,他就要傷害北寒,現在多一秒、多一分她都有危險,我求求你救救她……我求你了……我答應把公司給你我就一定會給你,好不好,求你了……”

柳岸說著說著,掉下了眼淚,她竟然跪了下來,“求求你了,殺手先生,我給你跪下了,你救救北寒吧,拜托了……拜托了……”

南宮一被眼前的場景震住了,友情,在她的眼裡,真的這麼重要嗎?

南宮一想扶她起來,但她已經哭得不能自己,眼淚和鼻涕擦在了他的高級定製的西裝上。

靠,我的西裝。

簡直就是自找麻煩,本來隻是想偷偷摸摸的過來看看她長什麼樣。

現在好了,毀了一套西裝不說,還要幫她去救人。

“好了好了彆哭了,我答應你就是。”

“真的?”柳岸用南宮一的衣袖擦了把鼻涕。

“真的!”

“那你快去啊。”

現在,能救出北寒的,隻有他了。

為了北寒的安全,為了自己不要嫁給鄭迪生,隻有這條路了。

柳岸擦乾淨眼淚,麵無表情的回到宴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