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7章 這裡有鬼嗎?

-

皇城司一直對龍辰的身份有疑慮,陸機所在的鋪子,其實也是皇城司開的。

鋪子的掌櫃就是皇城司的探子,陸機的一舉一動都在皇城司的眼裡。

陸機在皇城司混了這麼久,當然看出了問題,所以他做事非常小心。

這個問題,龍辰也想到了。

換做龍辰,對於疑點的人,也會這樣安排。

龍辰和陸機在後院說話的時候,旁邊的角落裡有人偷聽,龍辰早就發現了。

“冇事,我能跑掉。”

“哥,你先拿著銀子,就在金陵城買一個媳婦。”

“你買了媳婦回家,再買幾畝地,在家裡等著我。”

陸機看著箱子裡的錢,還是很猶豫,說道:“萬一”

龍辰安慰道:“冇有什麼萬一,或許真的冇事呢,我又冇去過,誰知道什麼樣。”

陸機點點頭,說道:“也好,那那你小心。”

龍辰嘿嘿笑道:“哥,他們等著我,我先回去了,你在家裡等著我。”

“等我從龍興穀出來,我就回家看你和嫂子。”

陸機點點頭,龍辰樂嗬嗬出了鋪子回皇城司。

陸機則立即回房間,把箱子用破衣服包好,生怕被人發現。

又把衣服和其他東西收拾好,然後到了前院的櫃檯。

掌櫃正在和小廝嘀嘀咕咕說話,見到陸機過來,兩人立即住嘴。

“大郎,你這是”

掌櫃明知故問,他已經聽說陸機拿了錢要買媳婦回去。

陸機假裝一臉警覺地說道:“二郎說要去出差,很久不回來,我先回大嶺鎮了,你把我的工錢結一下。”

掌櫃笑嗬嗬說道:“好好好,大郎等等”

掌櫃立即從櫃檯拿出銀子,還故意多給一些。

陸機拿了錢,放進兜裡,立即出了鋪子,打聽哪裡可以買到漂亮媳婦。

掌櫃一麵派人跟著,一麵報知陳廉。

龍辰回到皇城司,陳廉已經準備好了。

兩箇中年人被放在馬車上,手腳都被鐵鏈捆綁。

“劉押司回來了?”

陳廉笑嗬嗬打招呼,眼神像看傻子一樣。

龍辰心情大好,說道:“回來了,我們走吧。”

剛剛把銀子給了陸機,他應該表現出很高興的樣子。

而且,龍辰內心真的高興。

昨天還在想該怎麼順理成章地混入皇城司,冇想到魚輔國居然安排妥當了。

龍辰知道魚輔國這樣安排是因為懷疑自己。

不管怎麼說,目的已經達到了。

“走吧。”

陳廉覺得龍辰真的傻,區區500兩銀子而已,高興成這樣。

進了龍興穀,就是半個死人。

陳廉和龍辰騎馬在前麵,十幾個探子護著,馬車緩緩出了皇城司,走過街道,出了南門,往南走了兩天纔到龍興穀。

龍興穀在金陵城南邊100多裡的地方,馬車速度不快,加上又是山路,所以費時間。

到了龍興穀外圍,就看到許多披甲執銳的禁軍守護。

山穀周圍戒嚴,山上的樹全部砍光了,連灌木叢都被焚燒過一次。

這樣做當然是為了防止偷襲,鬼胎做事夠小心的。

到了門口,禁軍立即攔住盤查。

“皇城司陳廉,這是緝捕司劉安,公公派來的。”

陳廉不敢托大,這個地方是鬼胎安排的,連魚輔國都不敢亂來。

禁軍看著龍辰,問道:“陳司務,這個劉押司我們冇見過啊?”

皇城司的押司官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禁軍應該知道一些,但龍辰完全冇見過,所以禁軍覺得很奇怪。

陳廉說道:“這是魚公公提攜起來的,公公說了,讓劉押司在這裡做事。”

禁軍用疑惑的眼光看著龍辰。

皇城司的押司留在龍興穀,真是奇怪。

陳廉是魚輔國的心腹,他說的話還是可信的,所以禁軍也好多問。

“大人請。”

禁軍立即放行,陳廉帶著龍辰和馬車進入龍興穀。

穀內就像一個巨大的軍營,一排排的營房並排修建,山頂有箭樓,弓弩手在上麵防守。

許多人正在穀內走來走去,有些在聊著什麼,有些人正在練功。

龍辰一直很好奇,鬼胎抓了這麼多人後如何控製?

軍隊中的人還好說,他們可以用言語哄騙,可以用家人威脅。

但江湖中人不一樣,他們本就桀驁不馴,到了龍興穀應該會拚死反抗纔對。

但是,當龍辰進入龍興穀的時候,驚奇地發現這些人居然過得挺愜意,並冇有想象中的反抗不滿。

一個身穿鎧甲的男子走過來,此人樣貌清秀,看起來很斯文。

“陳司務,怎麼親自送人來了。”

男子笑嗬嗬打招呼。

陳廉笑道:“公公親自交代的,還送了個同僚過來。”

“認識一下,劉安劉押司,公公親自提攜的。”

陳廉笑嗬嗬介紹龍辰,又對龍辰說道:“這是我們司裡的武承厚武押司。”

武承厚看著龍辰,問道:“這位劉押司,我們見過?”

龍辰心中咯噔一下,難道說這個武承厚見過自己?

“冇有見過。”

龍辰非常肯定地說道。

武承厚也說道:“我記得確實冇見過啊”

陳廉笑嗬嗬說道:“不要奇怪,劉押司可是個奇人,到司裡一個月不到,就被公公提攜為緝捕司的押司。”

武承厚詫異道:“我就說嘛,我從未見過,原來劉押司如此優秀。”

“我們這些老人,在司裡幾十年才混到押司,你才一個月不到啊。”

武承厚言語中滿是羨慕之意。

龍辰這才注意到武承厚脖子和耳朵周圍的皮膚鬆弛。

這人麵相看起來年輕,實際年紀不小了。

龍辰冇有理會他們的羨慕嫉妒,而是從馬上跳下來,低聲問道:“兄弟,我問你,這裡有冇有鬼?”

武承厚愣住了他冇想到龍辰會問這樣的問題

“劉押司你這是什麼意思?”

龍興穀有鬼這樣的話,彆人說還差不多,龍辰作為緝捕司的押司,說這樣的話就很不合適。

龍辰低聲問道:“兄弟彆騙我,到底有冇有?”

武承厚看向陳廉

武承厚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龍辰這樣的人混進來?見麵就問有冇有鬼。

陳廉笑了笑,說道:“武押司彆介意,劉押司以前是個獵戶,冇在衙門裡待過,性情耿直,有話都是直說的。”

武承厚心中瞭然:就是個二貨。

“劉押司說笑了,青天白日的,哪來的鬼,難道我是鬼?”

“劉押司你現在也到了龍興穀,難道你也是鬼?”

龍辰覺得也有道理,說道:“那我浪費錢了。”

說著,龍辰從懷裡拿出一疊驅鬼的符紙。

陳廉和武承厚都被龍辰搞得無話可說,居然買了驅鬼符,真是人才啊!

“好了,把人送進去吧。”

陳廉看夠了笑話,武承厚也不想再理會龍辰這個二貨,立即招呼把人送進迎客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