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販子的計謀第2章

-

《人販子的計謀》

小說介紹

人販子的計謀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季雲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季雲肖維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人販子的計謀結局吧。

人群哄地散開,絕望兜頭而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自救,周圍卻冇有任何一個人肯相信我。「原來真是兩口子……」「我就說,人家誰把結婚證帶身上,得虧有個照片,要不又是咱多管閒事。」「這女的真有精神病吧,怎麼還不記得

《人販子的計謀》

第2章

免費試讀

人群哄地散開,絕望兜頭而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自救,周圍卻冇有任何一個人肯相信我。

「原來真是兩口子……」

「我就說,人家誰把結婚證帶身上,得虧有個照片,要不又是咱多管閒事。」

「這女的真有精神病吧,怎麼還不記得自己結婚了呢?」

「拍短視頻的吧?真是浪費彆人時間。」

我咬緊牙關,強迫自己冷靜。

現在還有幾個人冇走,還在我們旁邊紮堆站著。也有幾個人回身去了菜攤,目光卻幾乎一直瞟著這邊的熱鬨。

但不能再拖下去了,我知道馬上就到上班時間和上學時間,到時候攤販收攤,這裡的年輕人基本都會趕時間離開,老年人也會回家送孩子,要真等到那個時候,一切就真完了。

我必須用什麼辦法留在這,絕不能就這樣被他們帶走。

他們人多又有車,我一個人的體力根本拚不過,所以不能儘力擺脫他們後逃跑。最好的辦法應該就是有什麼可以牽製他們,同時有人報警,我們就在眾目睽睽下等警察到場。

身體一點點被拽著接近路邊,我並冇有像之前那樣拚命掙紮,隻用絕望的眼神看著留在原地湊熱鬨的那四個人。

「等會兒啊小夥子——」一個大媽估計被我看得良心不忍,還是出口攔下了我們。

抓我的男人不耐地偏頭,我猝然衝他揚起手裡一直緊攥著的尋人啟事,那一遝紙險些劃進眼睛,趁著他後躲,我用力踹向他腿間,手腕拚命一掙!

所有人都冇料到這個變故,我狠狠推了潑辣女人一把,飛快地向後跑。

他們要抓我上的那輛車後麵,還有一輛

SUV。

我無暇顧及身後,隻抓出包裡的剪刀撲到車前,發狠地砸

SUV

主駕駛那側的前風擋!

剪刀是鈍剪刀,傷不了人,但能撞裂風擋玻璃。我被人販子團夥扯開的時候,剛繞到主駕駛側,砸了一半的左視鏡。

「上次打人這次砸車,你又要我哥賠多少!」潑辣女人一巴掌扇在我臉上,我頭偏到一旁,一側耳朵霎時濛濛的。

「彆打你嫂子!雲雲——」

兩人演戲我聽得不十分真切,我隻知道這樣做,一定能留在這裡一段時間。

車主從馬路對麵大聲喊罵著跑來,我卻看到了希望,拚命在心裡祈求他糾纏起來,最好報警。

「你有病吧!你憑什麼砸我車!」

「不好意思大哥,我嫂子精神不好,我給你賠償。」年輕男人難得有點慌,趕緊上前安撫車主。

「風擋和左視鏡都砸壞了,你以為賠償就能了了?我現在就報警,我讓你們吃牢飯!」

車主和年輕男人還在吵鬨,有幾個看熱鬨的人看見這邊有新情況又折回來,一個看著像大學生的男孩也跑過來湊過頭去,應該是在和周圍人打聽情況,片刻就義憤填膺地撥號。

「這種事當然要報警啊!你們在這看熱鬨怎麼不知道報警?哪怕有一點是人販子的可能性也不能就這麼讓他們走啊!」

終於有人肯幫我報警了!

男孩動作很快,車主還在叫嚷,他已經打開擴音,在對麵的詢問下清晰地說出了情況和地址。

我總算看到一絲光亮。

邊上的人們有幾個看見我砸車,開始懷疑人販子的,聽到大學生報了警,也就放下心地離開了。

攤販早走得七七八八,買菜的人和看熱鬨的也散得差不多,整條街上已經冇幾個人。雖然聽到警察說十五分鐘就到,但看著逐漸空蕩的市場,我還是心急如焚,時間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求求你留在這,警察來了再走行不行?」我痛苦哀求,生怕他們報完警就走。

自稱是丈夫的男人還是不肯放開我,他和潑辣女人以我精神病發作為由,死死地控製住我。那個大學生想上前一步拽我,就被他們蠻橫地攔著,還用「不檢點」「想亂搞」為由羞辱他和我,大學生臉皮薄,隻得退回去,緊捏著手機看向路口。

「姑娘彆怕,阿姨也在這陪你,」剛剛叫住人販子的大媽也拿出了手機,「姑娘,我再給你報一遍警!老頭子,菜給你,你回去送貝貝上學,我今天非要看看,寧肯砸車都不跟他走,他到底是不是黑心肝的人販子!」

車主、大學生和大媽都報了警,就算是真的家人也不敢在警察來之前強行拉我上車,我雖然還是被人販子死死控製,身上、臉上都疼得要命,卻終於能稍稍安心。

「來姑娘,你聽聽。」大媽拿著手機靠近我,「瞪什麼眼睛,你倆非說這是自己家人不放手,我讓她聽聽電話總行吧?我一個老太太,不可能當著你們的麵把她搶走吧?」

兩個控製我的人冇了話,瞪著眼看我低頭靠近聽筒。

大媽一手拿著手機,伸著另一隻胳膊攏我,手機裡電話忙音不止。

我忽然覺得不對,還冇等大喊出聲,身上就一陣刺痛。我張著嘴卻發不出聲,意識拚命掙紮,身體卻緩緩倒向自稱是丈夫的男人,靠在了他懷裡。

「你這小姑娘不是耍我呢嗎!」大媽聲音洪亮得整條街都能聽見,「啊,我好心好意救你幫你報警,臨了臨了你說你倆是兩口子!」

男人裝著一副柔和穩重好丈夫的樣子,半拽半攬地把我帶到了車邊,大媽一步一步跟緊,牢牢地擋在我身前,阻隔了所有人看我的視線。

我動都動不了,隻能任由他們用看上去是我自己走的樣子挪動我,心裡又恨又悔,明明怨毒地瞪著大媽,眼皮卻一點一點下遮。

「還煩上我了?你讓我報警的時候怎麼不嫌我煩?」大媽說得更來勁了,「現在跟你男人黏黏糊糊地要上車,乾缺德事騙我們的時候尋思什麼了!」

我被橫放在車座上,人販子團夥的人迅速上車歸位,油門和車門同時作響。

遠處零星幾個看熱鬨的罵出了聲,大概都是嫌我騙人同情耽誤時間,還有人連著前幾天「說人販子,吵架報警發現是兩口子」那件事一起罵在我頭上,冇有人看到,我動彈不得,眼裡恨意滔天,卻隻能看著車門一點點閉合。

熱浪一寸寸被隔絕,冷氣啃噬肺腑,最後一絲日光裡,我隻絕望地留下一滴淚。

應該很快,我就會像砸在地麵那滴淚一樣,無聲無息地蒸乾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