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販子的計謀季雲肖維雲雲第9章

-

《人販子的計謀季雲肖維雲雲》

小說介紹

《人販子的計謀小說》內跌宕起伏的故事,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我的懵懂青春,主角為季雲肖維雲雲小說精選:眼睜睜看著他離我越來越近,我大氣也不敢出,神經緊繃,卻動也不能動。這個距離,隻要稍動一下,晃動的草就會即刻出賣我。乾瘦男人在我旁邊的小木頭亭子停住。他喘著粗氣,啐了一口,猛地拽開了木亭子的門!一扇扇木頭門被扯得嘎吱響,男人每拽一扇門,力道和氣性就高漲一倍,有一扇被蛀得厲害的門甚至直接被扯了下來。拽了幾扇我前麵的門之後,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把...

《人販子的計謀季雲肖維雲雲》

第9章

免費試讀

眼睜睜看著他離我越來越近,我大氣也不敢出,神經緊繃,卻動也不能動。

這個距離,隻要稍動一下,晃動的草就會即刻出賣我。

乾瘦男人在我旁邊的小木頭亭子停住。他喘著粗氣,啐了一口,猛地拽開了木亭子的門!

一扇扇木頭門被扯得嘎吱響,男人每拽一扇門,力道和氣性就高漲一倍,有一扇被蛀得厲害的門甚至直接被扯了下來。

拽了幾扇我前麵的門之後,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把扯下的門板一甩,探頭去看木亭子後麵!

再過幾個門,他就會發現我。到時我就隻能任由他擺佈地被綁架、被拐賣。

我從木頭縫隙裡死死地盯住他,手掌下移靠近草莖,拇指一點點蹭到打火機按鈕上。

男人靠近的每一步都像是催命鼓,縫隙裡能看到的人影越來越大,一開始還能看到腿的輪廓,現在我隻能看到牛仔褲的一點褶皺,他越來越近。眼前一片金星,我下意識地身子後躲,正聽見「啪」的一聲!

「喲,這木頭挺抗打啊,」男人的聲音湊得更近了,「裡麵有冇有人?」

我滿臉是淚,發狠地要按下打火機按鈕,忽然一陣手機鈴聲驀地迸開。

「他媽的,誰啊,」聲音稍遠了一點,伴隨著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聲,「……什麼玩意?村長催了?媽的,那娘們我還冇抓著呢,再等等!」

我心裡瘋狂祈禱,求他們態度再堅決一點,差一點點我就可以逃出去了!

「這麼著急?出啥事了?

「……行,你們非要回去是吧,那這娘們要真跑回去報警,咱們村就一起吃瓜落!」

砰的一聲響,木頭屑撲了我滿臉。縫隙裡人影漸遠,腳步聲怒氣沖沖,卻一點點變小。

他走了!

我不敢立刻出來,繼續僵著身子蹲在原地。

冇過多長時間,我竟然真的看見了那輛車從離我不遠處的路上呼嘯而過。草叢樹木圍攏著我,把我和他們急速隔遠,幾乎是片刻,車子就隻剩下一點殘影。

我逃出來了!

眩暈感還在,眼前花影一片。我低頭看著地上,粗壯的野草被踩斷兩簇,褲腳沾滿了綠色汁液,陷進濕泥和小水窪裡的鞋子臟亂不堪,實實在在的地麵卻給了我極大的真實感。

我心知現在並不完全安全,或許什麼時候,人販子的車還會開回來。我不能繼續耽擱下去,應該趕緊朝著繁華區域跑回去,找到最近的派出所報警。但不能走公路,那樣目標太明顯,還是應該繼續在草叢裡向前走。

心有餘悸的慌張和後怕一股腦地泛了上來,之前過度緊張維持一個姿勢,雙腿現在痠軟發麻,冇辦法立即跑動,我索性直接坐在了地上,抬腳離開了水窪汙泥。我揉著腿,想儘快挺過這股酥麻的感覺,一邊盯著小水窪,腦子裡反覆過著接下來的計劃。

這小水窪……明明我已經把腳拿開,裡麵的水為什麼還在晃動?就好像身後高處,有水流正在一點點彙入這裡……

周遭好像一下子靜了,我渾身冰涼,才發覺身後有一道很輕的呼吸聲。

來不及多想,身體先一步動作,我猛地朝前撲,手腳並用地半爬半跑。

還冇緩好的雙腿顫顫巍巍險些跪下,身後皮帶扣清脆的聲音敲打我後腦,我卻片刻不敢停留,雜亂慌張地朝前奔,甚至連頭都不敢回。

可還冇跑出多遠,我就看到前麵兩個男人攔路,其中一個竟然是乾瘦男人!

他不是已經跟車走了嗎?

兩個男人朝我圍過來,身後還有人在追,我心一橫,迅速矮身湊近草叢,按下打火機按鈕。可一切並冇有遂願,打火機根本冇有反應。

它竟然冇有出火!

不遠處的男人嗤笑一聲,我心涼了半截,仍然不願放棄最後的逃命機會。

但一切都是徒勞的,即便突然朝側麵跑,即便拚命想躲開前麵兩個男人,我依舊冇能成功。

再次被抓住那一刻,我忽然想明白了之前一直覺得不對的原因。

無論是加油站公廁還是荒路公廁,人販子都完全不必在門外守著。他們這種人不可能講禮貌,因為男女有彆就停在外麵。反而為了省力氣和放心,他們其實應該讓我們片刻都不離開視野範圍。所以這次和上次一樣,都是試探!

「我就說她會往木亭子後麵躲吧,給錢吧老範。」

聽見聲音,我猛地轉頭,看到了身後的人。

是肖維。

「可真是個聰明人,都跑到這來了。隻可惜啊,就差一點點。如果剛纔不是我站在你身後,你肯定就能逃出去了。」

看到我在看他,肖維臉上表情惋惜遺憾,語氣似真似假,眼神裡卻是藏不住的玩味和得意。

「挺有意思的妹妹,要不是我們還在等人,都冇時間陪你玩。

「行了,剛纔那種感覺刺激吧?玩完了,該長點教訓了。」

我再一次被製住,卻不敢再像第一次被綁架時那樣苦苦掙紮,而是滿臉驚恐後悔,哭得淚眼矇矓。我嚥下所有的恨和憎惡,表現出一副嚇破了膽的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