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的技能樹長歪了第2章 北冥神功

-

神通果實的金光透體而出,此刻陳念不僅修為突破,更是金身璀璨,如一尊神靈降臨。

神通果消化完畢,北冥神功的簡介浮現而出。

“北冥神功(1級):手掌貼近目標,運轉神功,即可吸收對方真氣,轉化成為宿主自身真氣。接觸中斷或達到真氣吸收上限,則真氣吸收結束。冷卻時間:3天,消耗部分靈石可適當縮短冷卻時長!”

看到這神功的簡介,陳唸的汗毛都立起來了。

牛逼,牛逼,吸收他人功法為己用,簡直就是修行利器啊!

陳念整個人的心都高了。

神通在手,天下我有。

我陳唸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區區一個陳家世子的位置又怎能如的了我的眼?

不過每一位大帝在稱雄四海,俯瞰萬古之前前都要有一個低調發育過程的。

世子的位置太顯眼,一舉一動都被無數雙眼睛盯著,施展北冥神神功,吸人功力的時候很容易被髮現,不如先將這世子的位置讓給陳廣,先苟一波,用北冥神功提升下修為,再以無敵的姿態現在世人的麵前?

陳唸的眼珠滴溜溜的轉動。

念頭至此。

陳念忽然間一手捂住了胸口。

“嗷!陳廣的刀剛剛傷害到我了,我的傷勢更重了……”

陳念一邊做戲,還一邊假模假樣的退後兩步,臉色煞白,真的有幾分命不久矣的模樣。

“爹、大長老,我建議將我世子的位置讓給陳廣!畢竟,修為退散,又身受重傷,恐怕承擔不了作為世子的義務和責任!”

陳念有氣無力的說道。

這一刻。

大長老和陳廣父子二人的汗毛根根炸立。

他們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貓膩一樣,警覺無比。

“其中有詐!一定有大陰謀!”

父子二人對視,從對方的眼眸中他們看到了同樣的警覺之色。

陳念重傷,修為退散,主動讓位?

你上墳燒報紙糊弄鬼呢!

剛纔你陳念還生吞長劍,金光璀璨。

現在居然要退位讓賢,陳唸的話,他們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

“陳念,你在接下我第一刀的時候,我就已經輸了!從此我陳廣對你陳念馬首是瞻,誰敢對你不服,我先乾.他!”

陳廣站在陳念麵前,倏然間單膝跪下。

“世子請受我一拜!”

“……”

陳念愕然,剛剛大擺鴻門宴要奪我世子位置的人不是你們爺倆嗎?

怎麼現在主動給你們,你們還不要了呢?

陳廣不正常,陳念抬頭看向陳鋒。

陳鋒一臉正氣說道:“陳廣的做法就是我的想法!剛剛是我們父子一時糊塗,想要奪你的世子之位,現在想來,簡直愚蠢!陳念,你有功於陳家,是我陳念年輕一代中的精神標杆!無論你的修為如何,都是我陳家的精神支柱啊!世子之位是你的,下一代家主的位置也是你的!誰若不服氣,先過我們這一關!”

陳鋒霸氣凜冽。

陳念瞪大眼睛,差點背過氣去。

我特麼的就是想要苟一波,真的有那麼難嗎?

掐了自己倆下人中。

陳念方纔緩勁過來!

他們說的真的好有道理嗷!

我竟無言以對。

散會後,陳念攙扶著顫顫巍巍的陳世美離開。

二長老湊到大長老的麵前好奇問道。

“就這麼放棄了?”

“哼,老夫言出必行,既然陳念能夠接下廣兒一刀就證明他有繼續做我陳家世子的資格!二長老,老夫相信,世間有關!”

大長老意味深長的說道。

……

將陳世美送回到族長的寢殿內,還冇來的及喘口氣休息一下。

一位身著鐵甲,腰佩長劍的男子龍驤虎步的走來。

“劍閣外門弟子洛彬見過陳家族長!見過外院首席陳念師兄!陳念師兄,外院院長急召,命我馬上將你回去!”

“爹!”

“走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去吧!”

陳世美對陳念點頭說道。

陳念點頭。

隨後便是同洛彬一起離開了。

盞茶的時間後,劍閣外院。

一個身著青色道袍,仙氣飄飄的中年男子,揹負雙手,背對陳念。

“弟子陳念,見過院長大人!”

陳念單膝跪地,恭敬叩見劍閣外院院長白玉堂。

“嗯!起身吧!”

白玉堂緩緩轉過身來,他長髮青須,仙氣飄飄,的確是給人一種世外高人的感覺。

“陳念,你可知道,這次來,我找你何事?”

白玉堂對陳念說道。

“弟子修為儘廢,自知不再能夠擔當外院首席的位置!請劍閣收回對弟子封賞!”

陳念一副恭順說道。

做人要低調,發育要猥瑣。

陳唸作為陳念世子、劍閣外院首席弟子,身份太耀眼,太顯赫,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很容易遭人嫉妒。

既然,陳家世子的身份推不掉的話,那就將劍閣外院首席弟子的身份卸掉。

少一分光環,他也可以退出一部分人的視野。

“胡鬨!陳念,在你眼中,我劍閣就是這樣對待有功弟子的嗎?你曾為我劍閣戰地魔,殺妖獸,輾轉八百裡追殺蝙蝠魔王,將其擊斃於南陵!你的功勞,一樁樁,一件件,都記述在我劍閣功德榜上!若因你負傷,也免掉你外院首席的位置,我劍閣以後還有何臉麵在這青石城中招錄弟子?”

白玉堂怒叱陳念。

倒是讓陳念感覺自己的心中有些暖暖的。

隨後,白玉堂的麵色稍霽。

對陳念溫柔說道。

“所謂宗門,正是在你們最落魄的時候,為你們雪中送炭之人!你的傷勢,我已經稟報內院,內院會想辦法讓你康複的!你爹的事情,我們也聽說過,外院三長老頗為精通醫術,現在我就派他去為你爹看病療傷!”

白玉堂的話讓陳念一愣一愣。

他素來聽聞,這外院院長白玉堂精於算計,自私薄情。

本以為他會落井下石,誰料居然是雪中送炭。

難道是耳聽為虛,自己錯怪他了?

“不如給弟子一個月的時間,暫時將首席弟子的位置讓出,若是可以恢複修為,再恢複弟子首席弟子的位置不遲!”

陳念再次懇請。

白玉堂拍岸說道。

“胡鬨!你以為這首席的位置是大白菜嗎?說讓就讓!我讓你來,就是讓你安心,陳念,你的背後站劍閣,站著劍閣千千萬萬的弟子!你有難,劍閣來幫!切記不要自暴自棄!我們都等著你重新站起來的一天!”

白玉堂的聲音堅定。

陳念再次感動。

“多謝院長大人,劍閣對我的恩怨,我陳念永生難忘!”

“嗯!事不疑遲!現在就讓二長老陪你回家看看你父親的傷勢如何吧!”

白玉堂聲音落下,整個人的已經如仙鶴飛起,飄然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