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學奶團三歲半又帶飛頂流爹地第1章 找到粑粑啦

-

《玄學奶團三歲半又帶飛頂流爹地》

小說介紹

《玄學奶團三歲半又帶飛頂流爹地》小說是作者海上見月明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哆哆周聿深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玄學奶團三歲半又帶飛頂流爹地》

第1章

免費試讀

“粑粑!哆哆終於找到你了!”

《雲間》釋出會,專屬通道外。

人山人海。

周聿深剛在保鏢和助理的簇擁下,踩著優雅矜貴的步伐走出來,耳邊就響起一道興奮的小奶音。

他抬眸,目光落在不遠處穿著道袍的小奶團身上。

小奶團一隻手牽著小黃鴨,眨巴著澄亮清澈的眼睛,一臉激動看向周聿深。

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噠噠地朝周聿深身邊走過去,一把抱住男人的大腿:“粑粑!崽崽找了你好久了!”

小哆哆近乎熱淚盈眶。

自從夢到了畫畫書,書上畫了粑粑被壞人用玄術害死的場景,哆哆就一直在找粑粑!

在書中,最愛她的粑粑會被壞人控製最後跳樓自殺了。

為了不讓粑粑出事,她求著獅虎下了山,曆經千辛萬苦才找到粑粑的!

有哆哆在,誰也彆想害粑粑!

小哆哆堅定地在心裡握緊了小爪爪!

然而她的話音一落,滿場嘩然!

要知道,眼前的頂流影帝周聿深是出了名的冷酷無情,尤其厭惡女人和人類幼崽。

甚至之前因為冇有對落水的孩子施以援手,備全網黑!

而現在,卻在釋出會現場爆出了有娃的訊息!

“震驚我全家!深總有娃了!”

“周聿深翻車了???”

“不可能!我不信!深總不可能愛人類!”

伴隨著眾人的議論,周聿深眯著眼看了眼腳邊的奶糰子。

幾秒後。

他狹長的鳳眸微抬,冷漠地誇讚道:“可以,這回手段倒是出其不意。”

周聿深在娛樂圈這麼多年,什麼手段都遇到過,找個小崽子強行認爹,是冇想到的。

黑粉已經徹底瘋了嗎?

而此時。

小哆哆茫然地看向他。

初七不一是什麼東東啊……

一旁的經紀人路深辰也從虛驚中回過神。

小傢夥看著茫然又無辜。

路深辰難得有耐心地對著小奶團解釋道:“寶寶,這個叔叔不可能是你爸爸的,你是不是認錯啦?”

地球不爆炸,周聿深冇有娃。

冷酷如周聿深怎麼可能有這樣軟乎乎的小崽子!

然而,不想。

小哆哆委屈地癟癟嘴,一臉認真與肯定:“他就是哆哆粑粑!哆哆不會認錯噠。”

她夢到粑粑好多次了!

粑粑怎麼照顧哆哆,怎麼保護哆哆,怎麼被壞人欺負,哆哆全記得的!

她說完,一旁的鴨子也嘎嘎叫了兩聲。

彷彿認同小哆哆在說他就是“粑粑”。

路深辰有些頭疼。

他剛要說什麼,隻見眼前的小姑娘隨意地用袖子擦了擦小臉。

從隨身的小包包理劈裡啪啦翻找了下,拿出一張紙啪地遞到兩人麵前,理直氣壯:

“獅虎說啦,哆哆就是粑粑的崽!這就是證據!粑粑不能賴賬哦!”

她爬了好久才找到粑粑的,粑粑不可以不認她!

周聿深和路深辰的目光頓時落在小東西遞過來的紙上。

這是一張親子鑒定,而鑒定的結果,他和小哆哆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父女關係!

怎麼可能?

周聿深的鳳眼眯了眯。

如果不是偽造,這崽子確實是他的。

可是……他從來冇和女人發生過關係,哪來的孩子。

路深辰也目瞪口呆。

“這這這……”

周聿深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眼前的小傢夥,小東西的眼睛格外清亮,充滿了期待與歡喜。

彷彿冇有半分算計。

周聿深淡淡開口:“你媽媽是誰?”

他要看看,是哪蹦出來的女人送了他這麼一個大驚喜。

小哆哆苦惱地咬著手指,奶聲奶氣解釋說:“粑粑,你要找麻麻嗎?師父父說他和麻麻身負重任,拯救世界,不能讓彆人知道他們的名字噠。”

麻麻太忙了,所以隻有哆哆來保護粑粑了。

拯救世界。

周聿深的臉色頓時難看的厲害。

很好。

拯救世界的女人送了個孩子給她。

在場的其他人也嗅到了幾分異樣。

“不會真是周影帝的孩子吧?”

“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娛樂圈的爆炸新聞,周聿深的女友粉簡直嚇人。”

“未婚生子,天哪,娛樂圈要地震了!”

“三金在手,笑看瘋狗?”

……

聽著周圍的議論聲,路深辰漸漸反應過來,他一言難儘地看向周聿深:“周哥,現在怎麼辦?”

周聿深看著眼前的小奶糰子。

小東西緊緊牽著小鴨子,目光澄亮,眼神乾淨又清澈,眼底還隱隱帶著幾分期待與喜悅。

真是個……小麻煩。

周聿深的臉色一黑,冷聲吩咐:

“先把她帶回去。”

他要看看這麼大的手筆是誰做的!

帶回去?

路深辰愣了下,難道不該送去警察局嗎?

然而對上週聿深的目光,他嚥下口中的話,牽住小哆哆的手,要帶小哆哆往外走。

忽然。

小哆哆一把抽出小手手。

她邁著小短腿,仰著頭一臉依賴地對著周聿深,奶乎乎撒嬌:“粑粑,抱!”

三個字。

其他人倒吸了口涼氣,隨後徹底傻住,靜靜等著周聿深反應。

人間無情周聿深,怎麼可能抱人類幼崽!

不出所料。

周聿深停下步伐。

他眯著眼掃了眼小東西從頭到腳臟兮兮的模樣。

隨後冷笑著吐出句:“少做夢。”

他說完,抬步要走。

卻不想,身後傳來可憐巴巴的抽泣聲。

隻見小哆哆十分有骨氣。

她低下頭,二話不說,著小黃鴨往外走。

嘴裡還委屈巴巴地嘟噥“粑粑不喜歡哆哆和鴨鴨,鴨鴨,我們奏,哆哆和鴨鴨去流浪。”

周聿深被氣笑了。

這小東西還學會威脅了。

他一把拎起小東西的衣領,不耐煩地抱了起來,黑沉著臉不耐煩地威脅:“不許亂蹭,不然幾就滾下來自己走!”

小哆哆捂住嘴,頓時露出得逞的笑容。

她把鴨子遞給一旁的路深辰,“叔叔,你要看好鴨鴨哦。”

說完,一把摟住周聿深的脖子。

路深辰扯了扯嘴角。

而此時。

小小一團舒服地窩進周聿深的懷裡。

周聿深的身體微微一僵。

這小東西……怎麼這麼軟?-